寒冬腊月冰雪来袭瑞典阿兰达机场应对有方

民航资源网2012年1月19日消息:尽管全球平均气温持续上升,但世界各地的冬天却似乎越来越寒冷。在过去的三个冬天里,迫于严寒带来的降雪,英国各机场不得不关闭跑道、取消航班。2010年11月,英国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低温侵袭,大雪几乎使全国交通处于瘫痪状态,12月某日仅从南安普顿机场即清理出积雪逾1300吨。

面临这种情况的不仅只有英国,瑞典斯德哥尔摩阿兰达国际机场除雪队负责人林德纳(Magnus Lindner)表示,经历了2009年的严冬后,2010年又早早地迎来了大雪。但是,和英国机场每每采取关闭手段应对降雪的情况不同,令阿兰达机场引以为傲的是,自机场启用以来近50年的时间里,从未发生过关闭超一个小时的情况。虽然阿兰达机场不是欧洲最繁忙的,却是瑞典最大的,2010年共迎送旅客1900万人次,货物处理量超过20万吨。

在如此寒冷的冬天,机场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就是要确保跑道无冰。林德纳称,跑道结冰不仅可能造成飞机滑行时滑离跑道,对飞机降落更具致命危险。他说:“跑道结冰使飞机轮胎与道面之间缺乏摩擦力,不能及时停下来,而跑道根本没有那么长。这就是我们不希望跑道上结冰的原因,而预防的关键就是及时清除冰雪。”

扫雪机和吹雪车建立起防范冰雪堆积的第一道防线。此外,许多机场都会使用跑道清扫车,利用带有钢齿的旋转式刷子刨除冰雪。而在阿兰达机场,每遇下雪天气,专业除雪队还会频繁巡视跑道状况,有时甚至达到每15分钟一次,期间还会使用专业设备对道面摩擦力进行测量。

相对来说,清理“干”雪比较容易,但是一旦积雪开始融化并重新结冰,问题就会比较麻烦了。目前世界范围内使用的除冰剂多以钾盐为主,融冰的同时也会因其腐蚀性对飞机造成损害。如果除冰液未被雨水或融化的雪水冲洗掉,能够保持道面无冰长达24小时,并且约一半可以被专用车辆回收。

阿兰达机场在使用清雪车辆和除冰剂的同时,还有一项秘密武器,即地下蓄水层,可以将热水抽到停机坪表层的下方来防止结冰。但却未在跑道下方铺设供热管道,林德纳认为此举没有必要。他解释道:“由于加热跑道需要两三天的时间,降雪发生后再开启供热系统往往为时已晚。此外,飞机本身也能起到融雪的作用,尤其在诸如伦敦希斯罗机场这样的繁忙机场,跑道上每隔几分钟就有一架飞机降落或起飞,发动机产生的热量有助于保持道面清洁。”

对许多机场来说,主要问题是降雪的突然性,这会对许多国家造成严重且意外的打击。而阿兰达机场则未“雪”绸缪,在跑道附近布设天气及地面温度传感器,并参考当地气象部门的数据,以预测可能到来的降雪。不过,这些数据通常只能用来预测未来几个小时而非几天的天气状况。

若预计将有暴雪来临,阿兰达机场会召开雪情讨论会,出席人员将包括扫雪队、机场运营部门、空中导航部门(ANS)、瑞典气象和水文研究所(SMHI)、航空公司、地勤公司等各方代表。他们会被告知预计降雪量以及可能导致的后果,然后决定采取何种措施。

在每年10月中旬至次年4月中旬这半年较冷的时间里,阿兰达机场会按季度雇佣约65名除雪队员,或称“雪人”。其中大多数都是当地农民,由于冬雪覆盖土地而无法继续耕作,还有一部分人会为机场提供车辆。他们被永久编制在一个超过100人规模的除雪团队中。机场会为每个小队分配特定的清扫路线分钟清扫一次。林德纳说:“我们需要清扫的区域达25万平方米,在清扫的同时,飞机的起飞和降落不能中断,因此各种除雪车辆决不能随意行驶,机场所有交通活动都必须严格控制,细致规划。”

机场通过空中交通管制塔台利用无线电对各车辆进行指挥。阿兰达机场拥有18辆PSB机,PSB代表除雪(ploughing)、扫雪(sweeping)和吹雪(blowing)。车的前部是7.3米宽的除雪机,可以铲除跑道上的大部分积雪,接着是一个清扫冰雪的刷子,最后是个鼓风机,能以130米每秒的速度吹走剩余的雪,结束除雪工作。如果并排驾驶9台这样的机器,不到10分钟就可以清理完长3.3公里、宽45米的跑道。

图3:如果并排驾驶9台PSB机器,不到10分钟就可以清理完长3.3公里、宽45米的跑道。

林德纳进一步解释称:“配合PSB机工作的还有抛雪设备,如有需要,还可以在跑道上喷洒防滑剂,这些措施使我们成为世界上最快的机场除雪队。阿兰达机场使用的跑道防滑剂是甲酸钾,主要由可自然分解的有机甲酸盐构成。一支除雪小队仅需6至10分钟即可完成一条跑道的清扫工作。清扫完成之后,再交由专业测量车辆对跑道摩擦力进行检测。机场会公布摩擦力的数值,然后由各航班机长判定是否达到降落标准,该数值还用来决定跑道除雪以及喷洒防滑剂的频率。”

由于两条跑道距离较近,在降雪期间最迅速、最有效地保持跑道正常运作的方法就是将其连接起来。PSB机所经之路产生的积雪每米重达120公斤,机场为此引入了世界上最大的抛雪车。停机坪上2厘米厚的积雪相当于1200辆卡车的载运量,积雪会被转运至位于机场南部的储雪场,该储雪场可容纳多达20万立方米的积雪,积雪融化产生的雪水会被收集到蓄水池中,再经管道输送至当地市政净化水处理厂。

其它机场能否将阿兰达机场的成功经验化为己用呢?该机场现场协调员桑德奎斯特(Stefan Sundkvist)介绍称:“伦敦希思罗机场针对雪情有一套战略性规划,包含冬季组织结构描述,还会进行降雪预报。去年冬平均降雪量为6厘米,其中2010年12月某日单日降雪量曾多达16厘米。”

“但是希思罗机场没有专业除雪队伍,每当需要除雪时,再从各个部门召集人员。这种方式的优点是成本较低,但也造成了专业人员以及机场专用冬季设备的缺乏,只得用牵引车配犁头取而代之。”

“而且,南安普顿希思罗机场不像阿兰达机场一样存在非高峰时段,几乎时刻满负荷运转,一旦有航班延误,就会产生连锁反应,很难恢复正常,从而导致飞机四处停放,停机坪‘机’满为患。去年冬天,法国巴黎戴高乐机场和德国法兰克福机场也遭遇了相似的问题。”

“阿兰达机场的成功主要在于周全的计划,包括日常性的、业务性的以及战略性的,其经验已被欧盟委员会引作一种模式加以推广。2011年1月,圣诞节及新年假期过后,阿兰达机场与欧洲各机场广泛联系,分享除雪经验。国外媒体也纷纷联络我们,想要了解为何我们机场可以如此之优秀。令人感到荣幸的是,有些国家甚至派出大使馆人员到机场调研我们是如何开展这项工作的,并要求提交完整报告。”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nnlydz.com/,南安普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